• 保存到桌面 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鸿运国际手机版会员

寒天里的煤火炉(图

时间:2017-12-20 16:13:58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火炉  浏览:71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原标题:寒天里的煤火炉(图)感谢出嫁到杨村的本家三姑,让我家寒天里点上了煤火炉。那是上世纪  那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的一个腊月天,正是千里冰封的寒冷季节,本家三姑回村住娘家,来我家看望我的爷爷奶奶,见屋地上摆着一个炭火盆,熏得满屋子烟气腾腾。农村里冬季没有取暖煤供应,三姑是知...

  原标题:寒天里的煤火炉(图)感谢出嫁到杨村的本家三姑,让我家寒天里点上了煤火炉。 那是上世纪

  那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的一个腊月天,正是千里冰封的寒冷季节,本家三姑回村住娘家,来我家看望我的爷爷奶奶,见屋地上摆着一个炭火盆,熏得满屋子烟气腾腾。农村里冬季没有取暖煤供应,三姑是知道的,遇上十分寒冷的天气,大清早烧盆炭火,暂时驱驱逼人的寒气。这些,三姑在家作姑奶奶时也都经历过。炭火盆暖着手,触景生情,三姑提到了她杨村的一个邻居,隔三差五骑车去火车道上捡煤渣,一次能捡满两个蛇皮袋子,家里一冬天不用买煤。三姑说得有鼻子有眼,不由得让动。

  这天,我借口去杨村给三姑送外衣,跟队长请了假,自行车后架绑上两个竹筐,没等天亮,迎着刺骨的北风,拼着体力蹬车,紧着往杨村赶。

  太阳懒懒地从东方露出脸来的时候,我已经在上骑了一个多小时,来到了杨村铁桥上。过桥,并行的两条铁轨两侧,各有一条人行小道,想必出自过往行人和自行车的踩轧,我哪里敢在这骑行,只得推着,推一段,还要停下来,从堆满基的沙石里找寻三姑说的煤渣,寻宝一样。这样走走停停,赶到豆张庄车站(当时称四一四车站),已是中午时分,仍然一无所获。此时我又饥又累。想到三姑说过她的那个邻居跑的是杨村至汉沟段,莫非火车只是在那个段落里才往下抛炉灰?怀着一丝侥幸,掉过头又回到杨村,沿着基去往汉沟方向,照样是走几步停下来,从石缝里找希望。基下一个放羊娃冻得小脸通红,走过来歪着小脑袋,好奇地问我:“这个小哥哥,你是不是丢失了什么,还没找到?”我实话实说地告诉他是来捡煤渣的。男娃道:“不会有的,我成天在这里放羊,也没见有人从火车上往下抛炉灰。”

  沮丧地回到三姑家给她送外衣,已是近晚时分了,三姑见我白白了一整天,很是过意不去。原来上世纪铁上跑的蒸气机车,以煤炭为燃料,清理炉灰都有固定站点,并非随烧随清理,而且也不是谁都可以去站点上捡炉渣,要有一定的关系,三姑家那位邻居,有个亲戚在汉沟站负点责任,所以能够近水楼台,别人却只能望洋兴叹了。这些,三姑也是后来才知道。为了表示歉意,三姑执意将我留下,款待了一顿美味的晚餐,而且要我住她家,明天一早再赶回去。我说只请了一天假,明天还要参加生产队的劳动,晚点儿不怕,有大月亮呢。

  从三姑家出来的时候,银盘样的大月亮已经高高地悬在头顶上了,上倒没有寂寞的感觉。回家的是杨村通往塘沽的一条要道,虽然晚间少了行人和自行车,各种载货的汽车还是接二连三往返着。吃饱了肚子,疲累的感觉似乎也消下去好多,眼前的二十多公里程,也不在话下了。我正不紧不慢骑行着,忽然瞅见前方几块黑呼呼的东西散落在当央,近了一看,心里不由一喜,原来竟是寻觅一天的煤块。往前骑一程,在道颠簸处,又有。想到刚刚跑过去的几辆运煤车,十之是从车上撒落的,那样的话,前面还有希望。欲壑难填,又一程一程地往前骑,该下道了也不下,沿着公多跑了30几公里,一直骑到东堤头,将车后的两个竹筐捡满了我才掉头回家。到家时,东方已经放亮了。

  有了这次经验,每隔三五天,我就晚间骑车出去,到那条公上捡拾煤块,多多少少的,总有些收获,寒天里,家中也点上了煤火炉。


相关评论